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魏晉乾飯人》-第173章 以防未來熱推

魏晉乾飯人
小說推薦魏晉乾飯人魏晋干饭人
赵含章用金银和琉璃以比市价高一成的价格买到了大量的粮食,柴县令听到消息后都呆住了,“她买这么多粮食做什么?不对,她都……带了兵马来了,怎么还以高价买粮?不应该压低价格吗?”
常宁:“恐怕没人愿意用这高一成的价格卖粮食吧?”
不错,此时已经入冬,汝南边上的颍川受灾,加上匈奴军正在打洛阳和豫州,外面的粮价都涨疯了。
虽然现在汝南郡的粮价还算稳定,但那也是因为刚秋收结束,再等一段时间,受外面的影响,汝南的粮价肯定也会飙升。
再不济,他们几家组建一下商队,把粮食运出去,那也能赚不少钱,那可不只是一成两成的上涨,而是一倍两倍的涨啊。
可是,赵含章号称三千兵马的人就在城外,没人敢不卖。
好在她还算有点良心,要买的粮食几家一平摊,虽然依旧会让他们肉痛,但不至于把他们的粮库掏空,以后他们还能抓住机会挣一笔。
所以他们咬牙卖了。
对于赵含章状似特别大方的主动提比市价高一成的价格,士绅富商们心中呵呵,以为他们稀罕吗?
尤其是上蔡县的粮商,他们现在正控制住每日售卖的粮食量,就是想把更多的粮食留待以后,这比市价高出一成的价格他们一点儿也不稀罕。
可做生意的最怕的就是赵含章这样的流氓,没地说理去,他们只能自认倒霉。
等赵含章付钱拉走粮食,他们立即跑去县衙里找柴县令诉苦。
这样的日子来一次两次也就算了,
可不能长久呀,不然他们日子还过不过了?
柴县令想要躲走的,但躲不掉,被人堵在了县衙,就只能坐下听他们抱怨。
“要说土地最多的,整个上蔡县谁比得上她赵三娘?结果她竟然还要强买我们的粮食,县君,您是父母官,可不能不管这事儿啊。”
“是啊,他们赵家在西平已经一手遮天,这是还要做上蔡的主不成?太霸道了!”
“是啊,太霸道了!”
柴县令扶额靠在矮桌上,叹气道:“我也无奈啊,这交易已成,你情我愿的事,我如何能找她评断?”
大家激动起来,“怎么是你情我愿的事?县君,她三千兵马在城外,我等敢说不卖吗?”
柴县令:“可尔等生意未成前也没找我呀,而且她并不是压低价格买的,她还出了比市价高的价格呢。”
说起这个柴县令就糊涂了,疑惑问道:“若是她压低粮价,可以说她是强买,但她可是出了比市价还高的价钱,反正你们都要卖粮,卖给谁不是卖?”
他问道:“你们为何不愿卖给她?”
众人沉默。
鹿途
常宁掀起眼皮扫了他们一眼,等他们被柴县令噎走以后才和柴县令解释,“他们在囤积居奇。”
柴县令虽然不太聪明,但理解能力在,一听就明白了,一时气得脸都红了,“都这时候了还想着囤积居奇,今年上蔡县已经够难了,他们再扬高粮价,到明年我这县里还能剩下多少人?”
说完又忧愁起来,“赵三娘一下从上蔡买走这么多粮食,以后我们上蔡的粮价不会涨得更高更快吧?”
常宁道:“县君可以想个办法,使他们不敢控制粮价。”
“什么办法?”
常宁道:“不如趁着赵含章的这股东风,趁机与他们收购一些粮食充盈粮库,还有这次的秋税,其实我们可以只上交一部分,另一部分找些理由扣下,等到冬后和来年二三月青黄不接的时候放出,可平抑物价。”
常宁蛊惑道:“这样一来,不仅百姓受益,不受高粮价所害,县君也能趁机赚一笔,县衙也能存下一笔钱,来年重复此操作,那平抑物价和赚钱这样与百姓共享受益之事便不会断绝。”
柴县令没吭声。
常宁就给他举例,并且算出具体的数据,“现在麦子的价格已经涨到十五文一斗,以现在的上涨速度,以及外面的乱势,入冬后只怕会涨到十八文或者二十文,而等过完冬季到夏收,至少还有四个月的时间。”
他道:“四个月,以这两年每逢乱势就疯涨的态势来看,到时候涨个两倍三倍不成问题,县君这时候以十五文一斗的价钱买入,等开春,哪怕以二十文的价格缓慢卖出,也能赚不少钱了。”
常宁的提议是,“其中,成本十五文还是属于县衙的,剩下的五文完全可以算做县君的私产,二十文一斗的粮价还有些高,但比之三十文,五十文,甚至是更高的粮价来说,这个价格,普通的百姓都还能勉强支付,有您平抑物价,其他家的粮价也只能往下压一压,这是造福于民的好事。”
“县君此举不仅赚了钱,还得了美名功德,何乐而不为呢?”
数据一摆出来,柴县令就心动起来,但他还有些犹豫,“我买他们就卖?”
常宁道:“县君强硬一些,他们才被赵含章吓唬过,此时正惊魂不定,就算心痛也会卖县君一些的。”
而与此同时,赵含章也在和汲渊道:“先生还是得想办法从各处购买粮食,我不介意出比市价高的价钱,若是平民百姓家中有愿意卖粮的,也都买回来。”
汲渊略一思索便问,“女郎是为了平抑来年的粮价吗?”
赵含章叹息道:“我们手底下养着的人太多,恐怕起不到多大作用,我只能尽量让手底下的人不饿肚子,到时候若有余力再平抑物价,所以我们可以尽量多购买粮食。”
“价格上限是多少?”
“不超过市价的五成吧。”太高了她也心疼。
汲渊明白了,颔首道:“我明日便开始派人去各地收购。 ”
赵含章满意的颔首,“我这次会带母亲回西平,上蔡这边还是交给先生。”
她得尽快想个办法让汲渊从上蔡的事务中脱离出来,西平那边也很需要他啊。
正想着,一个部曲小心的从外面进来,附在汲渊耳边低语。
汲渊微微惊讶,扭头看向赵含章。
赵含章抬眼看向他,“怎么了?”
汲渊笑道:“女郎曾经说过,想要收常宁为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