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悲情婆姨-第一六四章鑒賞

悲情婆姨
小說推薦悲情婆姨悲情婆姨
听老辈人讲过,年三十晚上,往往有人走魂。一个人魂走了,就活不了多久了。
这是遇到走魂了,将要死去的人,留恋家里的人,留恋着亲朋好友,当然不想离去,但“阎王让你五更死,谁能留你到天明?”所以,每一个走魂的人,都会哭哭啼啼,不忍离开。
以前,每年的大年三十晚上,村里都有一个打魂的人,这个人有特殊本领,能看到无影无踪的鬼魂。狗皮皮袄反穿上,怀里揣着烧酒壶,手中拿着狗皮鞭。坐在十字路口,喝一口烧酒,瞪大警觉的双眼,有那走魂的人哭着来到了十字路口,打魂人扬起手中的狗皮鞭子,一顿猛打,将这魂打了回去,就能挽救下一条生命,确保一家人能团聚,不再生离死别。
谷子地的打魂人是四油的爹,四油爹死了以后,这个职业后继无人,打魂这份手艺从此失传。
二棒拉着豆花的手,居然有点哆嗦。
豆花就嘲笑他:“堂堂侦察兵,也相信这个?”
二棒这才觉得在嫂子面前丢了脸,壮了壮胆子,说:“我是无神论者,我才不相信迷信呢。”
桃子老师与四个学生 (H) モモ子先生と4匹の子ブタ (H)
两人侧耳细听,听到的是两个苍老的声音,一高一低,在那里哭泣着,哀哀怨怨,呜呜咽咽,有气无力,听起来非常凄凉。
豆花暂时不再追问自己的事情,她感觉有点不太对劲,拉上二棒,三步并作两步,赶到了井台那里。
有两个老人,佝偻着身躯,正跪在十字路口,瑟瑟发抖。在他俩的面前,有一堆正在燃烧的纸钱。幽幽的火苗一上一下地跳跃着,纸灰在寒冷的夜空里上下翻飞,现场充满了诡异的气氛。
是来财的爹娘!
在胜利的前夜,来财牺牲在了阻击敌人的战场上。老两口就这么一个儿子,大过年的,想起了亲爱的儿子,已然阴阳两隔,再也不能相见,心里悲恸欲绝,出来十字路口给儿子烧纸,呼唤儿子的孤魂野鬼,回来家里过年。
豆花早已哭成了泪人儿,老两口老年失子,孤独无依,当然政府会关心两位老人生活的。可是,别人再多的关爱,能顶得上儿子的温暖吗?
執 魔 sodu
豆花和二棒过去搀起两位老人,扶着他俩回到家里。别人家是欢天喜地过大年,老两口却是冷锅冷灶话凄凉,寒窑冷炕,冷冷清清,平添了一股子凄戚。
二棒赶紧搂柴进来,烧热了土炕,豆花给老两口整了点热饭,窑里这才有了一点烟火味。
两老两少,四人相对无语,此时说甚么话都是多余的。
豆花和二棒陪着两位老人坐到天亮,豆花又张罗着给二老做早饭,说:“叔,婶,来财兄弟不在了,从今往后,我就是您二老的闺女!”
二棒也说:“我也是您二老的亲儿子!”
听豆花和二棒都这样说,两位老人的脸色稍有缓和。但是脸上仍然布满了悲伤,任是谁,也代替不了自己的亲儿子,对亲儿子的疼爱和思念,将永远地刻在老人的心里。
过了初一,到了初二,豆花去碾道里自己的窑洞里生火。
她并没有长住的打算,只是单纯地生火暖窑。以前有五油打理,五油嫁人了,这窑洞好久都没有生火了,再不生一把火,老鼠打洞,都要把炕洞堵了。
生完火出来,正好遇到了五油和疤拉。五油回娘家来了,五油拉着大的,疤拉背着小的,一家四口,也是其乐融融。
几人见面,互相问过了好,豆花把钥匙给了五油,说:“回来了多住几天,你嫂子家住处紧张”,指着身后的窑洞,说:“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这个时候,正是乡亲们闲着没事干的时候,大家三个一群,五个一伙,互相凑在一堆,坐在柴垛上,靠着土墙壁,晒着太阳,述说着家长里短。
看到五油的那个小闺女,有人就指指点点,然后再看着二棒,发出了“呲呲”的诡笑。
豆花回到婆婆家里,老九把她拉到一边,吞吞吐吐,小心翼翼地问她:“豆花,你和五油处的时间不短,关系也不错,她和二棒那事是真的吗?”
豆花当然知道公公说的是甚么,公公应该早就听到了风言风语。但她又不能对公公说实话,就说:“村里人说闲话呢,怎么可能呢。”
老九“哦”一声,如释重负一般,自言自语:“要是真的,咱得把那女娃认回来。”
二棒此时也回来了,他听到了爹和嫂子的对话,就想起了刚才乡亲们看他异样的目光,心里也起了疑。
等他爹走开后,他问豆花:“嫂子,我和五油到底怎么回事?”
豆花笑了,说:“你和五油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呢?不知道!”
豆花就一五一十,讲了事情的真相和五油当时艰难的处境。
二棒听了,有点埋怨豆花:“嫂子,你怎么这样害我呢,让我成了杀房门前的狗,肉没吃上,淋了一头血,好人担了个坏名誉。”
豆花就问他:“要不要我帮你澄清真相?当着乡亲们的面,说你是无辜的,五油是个灰婆姨。”
二棒赶紧说:“别别别,五油也是可怜,算我帮她一回忙,就让我当一回坏人吧。要是都说清楚了,五油都不好做人了。”
二棒本是善良之人,豆花也是吃准了他的性格,才那样给五油出主意的。现在二棒说出了这样的话来,觉得这个愣头青是真的成熟了许多,心里对他的人品有了敬重,暂时把对他的不满意置到了脑后。
这时,正好远处有人唱起了酸曲:
大红公鸡毛腿腿,
吃不上个东西白跑腿,
人家说是我和你,
动画制作ING
本来咱俩没关系,
(哎哟)好人担了个坏名誉。
…………
豆花看着二棒,吃吃地发笑。二棒在脸上摸了一把,无奈地说:“好人担了个坏名誉。”
豆花工作繁忙,不能久留。没等到初五迎财神,她就回了区政府。
初五这天,二棒闲来无事,想着再去给嫂子窑里生把火,嫂子人不住了,但她的窑洞不能冷了。
二棒去时,五油和她小闺女也在那里。二棒看着五油的闺女,发现小姑娘的脸上居然有他的影子,就和五油开起了玩笑,说:“我看看我的闺女。”
没想到,二棒这一句玩笑话,却把五油弄了个大红脸,她寡黄的脸上飞上了两片火烧云,羞羞答答地说:“二棒,真不该栽赃陷害你,可我也是没办法的,让你担了个坏名声。要不,我现在补偿你一回。”
二棒瞪大眼睛,说:“五油你胡说八道甚呢,你把我当成甚人了。”
赶紧逃了出来。
若干年后,二棒和豆花说起这事来,把豆花失笑的不轻,谁能想到,一向沉默寡言的蔫人五油,竟然还有这样一根花花肠子。
也许她们不理解五油当时的心情,她认为,只有用这种方式,才是对有恩之人最好的报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