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三國之無雙帝皇系統-第二二一章 大潰敗讀書

三國之無雙帝皇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無雙帝皇系統三国之无双帝皇系统
张郃率军来到西营,看到里面刀枪林立的士卒,他并没有感到压力,直接令大军在雨中列阵。
吕布军看到这个情景,他们都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情。
你说兴冲冲地赶来,最后却在外面摆起架势。
这典型的就是脑袋被驴踢了。
他们在营里,对着外面的张郃等人大声嘲笑着,只是对面却没一人,站出来跟他们互怼。
整个场面很是滑稽,吕布军渐渐地失去了兴趣。
等待春天
双方对峙了很久,张郃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方的防备心思也在松懈,他嘴角微微一笑。
过去了一盏茶的时间,对面吕布军士卒认定,张郃率军来这里,可能是牵制他们,阻止他们去南营。
想通这一点,很多士卒都不再紧张,他们原本就是防备合阳守军的,这个时候傻子才会去南营呢!
“弟兄们,给我冲啊!灭了这帮反骨仔!”
张郃看着对面警惕心降了大半,他立刻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整个大军仿佛被注入了兴奋劲,士气高涨地挥动着武器,朝着营门冲了过去。
张郃的进攻,虽然没有让曹性等人慌张,但是他们部下的生气,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魏续也下达了反击的命令,他和曹性两人直接对上了张郃。
双方近四万的兵力,就在这狭小的地方,展开了激烈的碰撞,双方将士不断倒地,尸体很快铺满了地面。
鲜血被大雨冲刷着,顺着水流汇集到低洼处,仿佛一个个血池似的。
曹性和魏续,没有跟张郃交战的时候,他们还不认为对方有多厉害,但现在刚一接手,魏续差点被磕落了兵器。
这让他浑身冷汗直流。
虽然在这雨天,他也分不清哪些是汗水,哪些是雨水。
合阳的正门前面,厮杀声震天,让城内的百姓,都躲藏在家中,他们都担心城池万一被攻破,对方会不会饶恕他们。
南营,吕布和薛仁贵交战不下三百回合了,他们都收敛了心中的傲气,吕布更是有些烦躁。
难道是自己在边关待久了,跟不上这个时代的步伐了,
平时难得一见的猛将,现如今却是层出不穷。
“薛仁贵,你的确很强,我吕布万般佩服,只是赵阳虽然是并州牧,但他终究没有好的背景,你跟着他不会有大的前途,归顺朝廷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吕布盯着薛仁贵,知道短时间内无法战胜对方。
他便想了一计,当场劝降薛仁贵,即便是不能成功,但是只要给赵阳添堵,他就很是乐意这么做。
看着吕布那拙劣的表演,薛仁贵一脸地不屑,先不说跟着赵阳,最后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单单是归顺,也不会归顺董卓这个二五仔吧!
那岂不是拿自己的脊梁骨,让天下的人随便戳着玩啊!
“你就别费口水了,你以为天下的英雄,都跟你一样不知廉耻,做个三姓家奴洋洋得意的。”
“你找死!”
薛仁贵的一句‘三姓家奴’,算是彻底激怒了吕布,只见他两眼通红,嗷嗷怪叫着杀了过去。
薛仁贵嘴角轻轻一翘,知道自己的计谋成功了。
莽夫就是莽夫,无论你武力多高,只要没有脑子,那就是菜鸡一个,随便让人宰杀。
不过薛仁贵也没有轻视吕布,平心而论对方的武艺,确实站在了这个时代,武力金字塔塔尖上。
他可以在战略上轻视对方,但是在战术上,他从不轻视任何一个人。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两人再一次展开了较量,吕布这次可是打出了真火,他每一招式都是不设防的,整个交锋,都是以命换命似的。
只是,愤怒的他,对薛仁贵根本无法造成威胁,每一次劈砍都被他轻松躲过去,他顺手就是一戟刺去,在吕布身上留下印记。
随着时间的推移,吕布军的士气,渐渐地落了下来。
他们难以想象,当今天下竟然出现了,正面硬抗吕布的人,这样的结果让他们很难接受。
吕布可是他们心中的战神,是战无不胜的存在。
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薛仁贵呢?
一家忧愁一家喜,薛仁贵的部下们,看到他的雄姿,整个大军士气爆棚,他们都嗷嗷叫着,对着敌人拼命的砍杀。
“啊…”
一声惨叫惊醒了吕布,他跳出战圈回头一看,侯成被敌将挑在空中,然后又被重重地摔在地上。
吕布心中有些胆怯了,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先是成廉死在薛仁贵手上,如今又是侯成被敌人斩杀,问题是对方还是个无名之辈。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并州狼骑兵,软弱到了这个地步了。
只是吕布还不知道,其实在侯成的前面,不仅仅只是成廉,守在北营的曹性,早已被张郃斩杀。
远在长安的赵阳,脑海中传来两声任务奖励。
【叮。恭喜宿主完成隐秘支线任务:斩杀六健将(2/6),奖励宿主白银十二万两。】
【叮。恭喜宿主完成隐秘支线任务:斩杀六健将(3/6),奖励宿主白银十六万两。】
赵阳很好奇,不知道是谁被秒了,竟然身价这么高。
他很想询问一下系统,但是后来想到狗系统的德行,便打消了这个想法,他也不再关注这个。
现在他都快累成了狗,哪里还有时间理会这些,反正六健将就是那几个人,谁先死谁后死不都一样。
北营中,魏续原本打算,他和曹性二人一人主攻一人辅助,肯定能拖住张郃。
谁知道刚交手没十个回合,曹性就被张郃刺穿了喉咙,直接去领了盒饭。
这让魏续感觉不真实,只是如今他不敢跟张郃交锋,只是一个劲儿地让部下前去住当,他拼命地朝后面退去。
他的想法是好的,但谁都不是傻子,部下们看着倒退的魏续,他们也放弃了拼命,直接转身四处逃窜。
这一跑便不可收拾,这个大军都朝着南边逃窜,这让魏续很是后悔,暗自责怪自己考虑得不周全。
他知道现在再说这些,没什么用了,他把心一横也准备加入其中,只是张郃不给他这个机会。
张郃还想上前斩杀魏续,不曾想敌军直接崩溃,他冲不过去。
看着被大军携带着溃逃的魏续,他便从身旁夺过一根长矛,直接就投掷过去。
魏续做梦没想到,张郃会来这么一招,直接被长矛穿透了后心,直接从马上掉下来,被奔跑的士卒踩成了肉泥。
南营,吕布还要继续死磕,不料薛仁贵虚晃一枪,跳出战圈后,大吼撤退直接冲出了大营。
并州军训练有素,看到他的这个表现,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没有人停滞,都相互掩护着退了出去。
吕布以为对方不行了,心中大喜刚要追击,从背后传出来嘈杂的声音,他回头一看大吃一惊,他便立刻阻止他们。
可是现在急于逃命的,怎么可能听进去,直接影响到在南营的这一部分,整个大军直接崩溃了。
吕布斩杀了几十人,还是不能阻止,他还要继续杀的时候,宋宪费了好大的劲儿来到他旁边。
他立刻劝阻吕布,如今大军溃逃,不是说阻止就能阻止的,还不如跟着他们逃出去,等待时机重新收拾残局。
吕布仰天大叫一声,这一次他又败了,而且还败得莫名其妙,十分不甘地朝南跑去。
同样在长安的赵阳,又收获了几万两白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