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帝國時代III獵愛狂野騎兵 ptt-(宸少篇No132)愛心邀約,死契爲證展示

帝國時代III獵愛狂野騎兵
小說推薦帝國時代III獵愛狂野騎兵帝国时代III猎爱狂野骑兵
<态度,改变观念>
✦✧✦✧✦✧
楚熤博是个极为机敏的人,当他把消息放给胥,他就知道会有人来。
杜信赶忙来到楚熤博的办公室,一副大事不得了的样子,整个人都是阴阴的,给人感觉他像是火烧眉毛的样子!
前台的两个人看见这样的情形,都面面相虚,这个杜经理又怎么了?一副天煞的样子…
K市控制得了舆论,控制不了交易所忽然蒸发几百亿的资产…
而且还是楚家商会的上策!
和火烧眉毛的杜信相比,楚熤博便是太过冷静,他冷淡的撇了一眼杜信的样子,才扣起领带,说:“我知道,宸少会有防备!”
杜信眉头一皱,拿捏着秘密文件给楚会长,一脸凝重,嘶哑道:“昨天晚上,已经有大批媒体发现我们的行踪,今天更是,我查不到龙禹宸的背后!”
呵,楚熤博轻倪了他一眼,就拿起桌子上的枪,气势冷静的像薄薄的沙,可是杜信知道,他这样子最危险!心思也最猜不透!
没想到慈善晚宴的第二天,他就和龙禹宸两个人搅合上!
K市,比华利山,楚熤博赶到的时候,现在一点痕迹也没有,如果说之前不知道埋伏在K市山上的人是谁,那现在,楚熤博微眯了这抹凌冷的视线,视线淡淡的朝着前方,眸底落了子/弹/印,引起一抹深思!
***
别墅,打完退烧药后,烟纯心就趴在床上继续做着噩梦!
龙禹宸刚刚处理完KX的情报,又坐在餐桌上享受他刚才断掉的早餐,他看着面前冷掉的咖啡,刚刚把手指勾到耳朵上,耳边就传来一句烟纯心的话“小宸,不喝咖啡,好不好…”这抹和悦的声音带着一点气娇闯入了脑海里播放着!
他微不可见的蹙了剑眉,就看着手里的咖啡,忽然有些气恼的就想喝下这口咖啡。
耳边,又传来一句“喝咖啡对胃不好…”
顿时
龙禹宸的剑眉就蹙的更深了,到嘴边的咖啡杯竟是没有往前在递一分,他垂眸看着杯子里冰冷的咖啡没有了温度,也不知道苏暖暖是否故意的,定格了几分,最终将杯子放下,视线落在了苏暖暖放的牛奶包上看着。
什么时候,烟纯心这个女人的一言一行已经对他造成威胁了!!!
龙禹宸盯着牛奶咖啡微微出神,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拉回视线偏头看向楼上。
早上医生来过后,那里出奇的安静,烟纯心这么呆不住的人,一旦陷入膏肓了….
那药性的特质想着的同时,龙愚蠢脱离了平常有的克制冷静,率先起了身,脚步就往楼上走去,这样率性的举动,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只是身体灵动反应下的本能。
龙禹宸薄唇轻抿了下,看着门口,手就还在思考当中,已经搭在门柄上推开了这道堵着的门!
医生打完药后,烟纯心出奇的安静,昨天晚上她还在嘀嘀咕咕在的呢喃着,要跑…
此时,烟纯心仿佛落得很沉,安静的没有一丝呼吸声,龙禹宸微微蹙眉踏步走了上前,他在床边站定,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床上的女人,只见她呼吸很弱清浅,许是因为屁股上的开花还让疼着,她是趴着睡的,脸偏到一侧,原本应该白皙的脸颊却被压得异常的红。
她的眼皮异常的红肿不堪,就算他知道那要能对身体产生抗体,使得一些原因增肥增大,可是,此时烟纯心的脉搏上缓之间换气很重很重,就好像躺在病床上随时能苏醒过来咬人的强力心脏,他本能的附身,探出修长节骨分明的手在她额头上触碰,轻轻一碰,竟然是比刚才还要渗人的滚烫可怕….
“嗯”的一声鼻息的轻吟,烟纯心不安的扭捏了两下,两道眉心紧紧在挤到了一起。
龙禹宸看着她这个样子,又是气急又是划过一道彩虹版绚丽多姿的奇异,只见他薄唇轻启沉戾的说道:“你是豆腐吗?身体条件这么差,还动不动就喊疼…”
不爽的说完,龙禹宸就叫苏暖暖拿了热毛巾,而此时他这么别扭完全没有意识,烟纯心本来好好的身体如今这么差完全是和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再加上长时间的三边倒,隔三差五的身体受伤撞击,恐吓威胁,这样的不停歇,恐怕身体早已不堪重负.
苏暖暖很快就来了,宸少这个人谁也不敢怠慢半分,谁也惹不起也不敢惹,带着家庭护理医生!
迅速检查了一番后,又吩咐携带了重新挂了点滴之后,又说了最近的缓冲期不要太久,之后就匆匆离开了让人感觉压抑的没办法正常喘息的空间!
护理医生也被弄得大汗淋漓。
龙禹宸看着床上因为高度过敏,又难受的烟纯心,他的脸色沉的发郁,今天本还有一堆事情要去解决,可是,在看到烟纯心因为难受嗓子嘶哑的不能在开口说话疼的扭曲狰狞的脸,竟是又一次的打破他的规矩,本能的就没有去理会那些手头上的要紧事,而是在这里给烟纯心看着体温!
龙禹宸换的有些不情愿的样子,表情又臭又别扭,眉宇也微皱,可是,却又不肯离开坐在床边替烟纯心又换冰敷!
苏暖暖微笑着又送进来一盆凉水,就看到宸少这幅别扭又烦闷的模样,不由得浅笑一下摇摇头,有些打趣的说:“宸少,还是我来吧!”
“不用!”龙禹宸的声音很低沉,低沉的有些恼怒,明显他此时不快乐!
苏暖暖径自撇撇嘴,放下水后就暗暗的看了一眼,她看着坐在床边换着发烧的冰水袋的宸少,暗暗思忖:如果宸少有些事情不愿意去做,那么谁来撼动他,都不可能,只是这份热心和耐心终究别扭的给了另一个人的模样,让她很好奇,如果是名凝或是尤维亚另一个人,宸少还会有极少为数不多的耐心吗?那到底没耐心,有耐心,哪一种的爱心才真正是两个人真正相爱的证明…?那特别的地方又是什么?
苏暖暖很沉重的看了一眼Vivi,若有所思的反应就直接转身下来,刚刚到了大厅,她就听见一声哗啦的海啸声划过!
她知道Vivi喜欢星空展览图,如果把旧事处理了,看着Vivi拿着手机在天空拍摄,搞这些专业的仪器展览,眉头一皱脸色也太不好,一个月前Vivi就该在旅游学校!
“怎么?星空展览有问题吗?”
Vivi眉头一皱,看着苏暖暖本能的就装起来脸色,可是她的眼神很不好,双眸更是紧紧的一瞪大厅里的入口,那份座位早餐上的座位,恶狠狠到咬牙说道:“没有!”
“那你这是什么口气啊?为什么要拍里面的构图??”苏暖暖满脸严厉,看着她眉头一闪厉色,说:“注意点你的行为,不是你认为的地方都可以拍下来,当作展览!”
Vivi一听,冷着脸的撇过视线,却恶狠狠的冷冷说道:“我的行为怎么了?我有这个女人不要脸吗?我不过在做自己的事情,烟纯心她就是宸少的一个玩具,等真正的女主人到这里,还指不定什么时候滚蛋呢,一个自甘堕落的女人,还妄想去图的什么,真是痴心妄想!”
苏暖暖当即就冷下脸,眼神也够凌厉的,看着她,心生不好的感觉,多次没有看见她,竟然这样想宸少,而此时对于她的心思,或许苏暖暖已经够了解一点,而警告她说:“住口,你凭什么说别人是玩具,你自己先看清楚你自己的位置在来跟我说服,如果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你觉得我会供你上课吗?你别妄想去做他的玩物,这些事情不是你该想的,记住,只有看清自己,才不会拖累你的家人,好好想想吧!”
“暖姨!!!”Vivi可怜的目光看着只有的苏暖暖,记忆中的苏暖暖总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可是现在,她居然划分到烟纯心那一趴去,这是干什么!
“我有说要成为宸少的女人吗?你是不是想多了!!!”
農家悍媳 小說
“你自己斥了什么心思,只有你自己才明白,我不过是提醒你,不要给自己找麻烦,想通才能过得去!”苏暖暖严肃道,说完,她再也没有理会Vivi了,转身去忙自己的事情!
Vivi越来越不服,撇了撇嘴,等苏暖暖过去了,她看着那间窗户,眼睛里有着强烈的怒火嫉妒,愤怒的看着看着…
暗暗腹诽着,哼,早晚有一次,她也会是宸少的女人,这个烟纯心,不过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物!
迟早被丢掉!
龙禹宸不停的为烟纯心更换毛巾,擦亮的冷水袋,可是这次的发热比上次严重,她的烧不退的话,就会有病变,很容易引发像上次一样,如果肿瘤正大,那就增加难度了!
静谧的空间只有龙禹宸的呼吸声,他的动作透着轻缓,让整个屋子里的气息都埋藏了一种淡淡的暖调温情!
“滴滴…”的电话声传来一阵急促,打破了静谧的空间。
龙禹宸反射性的睨了一眼因为铃声而微微皱眉快吵醒的烟纯心,快速拿出他的手机接起,他并没有直接说话,而是又看了眼病床好安静的烟纯心之后才缓缓起身走到落地窗上的阳台上,方才将电话置于耳边:“说!”
“宸少?我封了,你什么时候过来!?”纪少醒电话里传来较为谨慎的声音!他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这已经比约定的时间晚了整整半个小时,宸少还没有过来,而且又没有交代他放松,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龙禹宸垂眸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时间指针已经过了两个半小时,不由得轻轻蹙了眉,他淡漠的抬起双眸,视线幽深的落在外面的枝丫上,冷淡的说道:“你过来J!”
…….
纪少醒先是怔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蹙眉的说:“劳伦斯那边的议会怎么办???”
龙禹宸回头看了眼屋内床上的烟纯心,方才拉回视线说道:“劳伦斯那边我会改,先待机!”
“你说的算!!”纪少醒耸了耸肩,对于宸少突然这样不确定,好似有些不明白,又有些了然!
龙禹宸挂了电话走进屋内,就看到烟纯心呢喃不安的翻动着身子,他急忙大步上前摁住了她欲翻下床的身体,又看见针头在她手背上,抽了抽冒出了血,那里的针管抽了一点皮肉!
烟纯心感觉有一股绳子将她人摁住不能动,只是挣扎了一下人也就稍微安静下来,龙禹宸见她不动,方才松了手,顺势,将掉下来的冰袋又放到了她的额头!
还来不及泛起别扭的劲儿,他的电话又再次响起,凝神看着电话,只是一眼,便凌锐了视线,把电话单手放在耳边!
Jet的声音传来肃杀和冷静,在电话里沉重的说:“宸少,军统的人已经在军区了,还没有出过通知,任务目前没有交给谁来做!”
龙禹宸听了,如刀削般菱角分明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了!”单手给烟纯心用毛巾擦了一下脸,淡漠的说道:“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假碧池南同学
“这两天划区控制的很好,他们自由两个军区,但是内部管理人员更换了好几次,我查到一点关于船长休庭的时候,当年有接触过一个秘密实验的人!”
“但是军区不同,所以就没有多少消息传出来!”
龙禹宸听完,妖冶的薄唇轻扬了个弧度,有些漫不经心的狂傲说道:“哦?这样来说,龙龙根本不在意军区,军官的私人生活???”
龙禹宸有些得意的挑眉,Jet额头上起了黑线,对宸少和掌权人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他身为KX里的人,都能感觉到彼此的腹黑,当做为已经是寂先生的代理人,却只能说平衡两位是一件很苦的事情,现在说;“我们龙先生的抹除根本探不到漏洞,只是我按照时间线一来二去猜的,大部分原因也是我主动推测的,应该还有一个人漏了消息!”
龙禹宸微微挑起眼皮,轻倪了一眼床上的烟纯心,Jet好似说的没价值的推测,他却一点也不怀疑,因为从大龙王手里得到他剔除的消息确实不容易,只是Jet这么冷淡,恐怕这让Jet付出了不少代价,龙禹宸一闪鹰眸,沉暗的一抹眸光,说:“他那边有什么情况?”
Jet只是很冷沉的声音:“龙先生用了军用飞机,昨天凌晨就去了乌帕奇拉,他们落地了尼亚斯!”
龙禹宸听了,不由得闪烁了眸光,随即浅笑了下,龙枭尧和龙儒烨两个人,一旦喜欢起一个人,始终都有一个仪式,像他们这样每次都要去尼亚斯,纪念一下,但是,他怎么觉得这次的出发点有些不一样呢?
龙禹宸轻倪着烟纯心,眸光渐渐深邃,说:“就这样!”
“宸少,军统?”Jet连忙说道,阻止宸少…
“只是雇佣军,我还不放在眼里!”龙禹宸狂傲的说道,冷冷的嗤了一声冷笑,便挂断了电话!只是冷嗤的心有了一丝起伏,他眸光深邃的轻倪烟纯心的脸,伸出手探在她发烫的额头上,冷水浇在上面,现在也已经冰凉了几分,不似刚开始那么心浮气躁!
她果然最缺乏安全感,也缺乏冷漠!
渐渐的,龙禹宸捏了被子拉好烟纯心裸露出来的肩膀,把她置放好以后,就起身!
别墅外的法拉利跑车,纪少醒到的时候,彻彻就在门口把他领进了宸少的书房,此时,龙禹宸正在电脑前忙碌已久,纪少醒对宸少在南非的公事知道一点,可是,那种打打杀杀的工作,他并不知道针对谁,但是从面瘫彻彻的表情来看,看他在自己家电脑上,那双手指不停的在电脑上翻动,在屏幕上出现在的红色代码,黑色入侵,他缓缓的惊讶了一小会,俊气的眉毛也微微蹙眉!
纪少醒忙得做下来的时候,就见彻彻的脸色不一样了,不由得皱了眉,起了前所未有的好奇心,他看了眼依旧还在打字的龙禹宸,身前移动来到彻彻的跟前,用胳膊怼了下彻彻,再然后努了努下巴,示意显示屏上的工作内容,满眼睛里都是问号…..
彻彻看了纪少醒一眼,又看看宸少一眼,对于宸少在这个时候,正是龙先生放松警惕的时候,去了尼亚斯葡萄园的时候,选择改掉龙枭尧的秘密武器库存,这种入侵行为在这样的状况下,彻彻的脸色十分的凝重,他一开始还能忍住,可是纪少醒提醒他了,还是忍不住的说道:“宸少,您这样做,会得到龙先生的惩罚的!!!”
“那又怎么样!!!”狂气的话打断彻彻的建议!
龙禹宸冷睨了他一眼,双手指不停的在键盘上翻动,他一直看着档案袋,也一直看着武器库的封存资料,这么棘手的时候,眉宇凝重的时候更是压低了一层难掩的风暴!
“滴滴滴!!!”闯了红线的警告,龙禹宸的鹰眸一戾,深深的划过电脑里阻挡的防火墙优势,居然给他用另外一种程序阻挡了,一点缝隙都没有,瞬间他冷睨了一丝含有风暴的眼眸,整个人稍滞了片刻带来了一股强烈的讽刺,却只听他呢喃道:“他竟然阻拦我!!!”
眸底不由得变得阴戾,闪现了一丝阴险!
彻彻看着防火墙,暗暗的咧嘴,这些代码都是盲度区域里的深暗码,需要排列顺序还需要时间,KX某些移动代码,不可特定秩序的,这个只有掌权人自己可以调换,要猜测他的心思,彻彻眉宇一皱,听宸少这么评价,心里却也明白了几分,恐怕,龙先生早就知晓宸少会转换,所以就封锁了区域链条,那么他也看不到那时的名单!!!
龙禹宸看着这些灰溜溜的代码名字,深眷残酷的墨瞳顿时变的深冷,他眼睛盯了一阵子后就移开屏幕,方才看向一旁一脸惊讶的纪少醒闪烁着疑惑的眼光,他就说道:“中午开团,形势怎么样….”
“沈盛鸿已经盯好了美国无神论那群组织,预计几天后转移那批基金….”纪少醒说的轻松,又继续说道,“另外,CNM的股东,也在他进入这个董事会,才可下达通知,不过他一进来,我发现有些微小的股东却在他的后面点爆了某一条股线,也就说他一进去就有可能出现大量抛售!”
“那几乎就可以清盘了?”龙禹宸疑惑,深邃墨瞳抬起看着纪少醒,淡淡的说道!
纪少醒耸了耸肩,知道宸少并不是在问他的意见而是肯定的,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这样清盘,确实能吓住他,不过,你这样做,真的不需要顾忌那边….他的导师??”
龙禹宸轻轻摇起手腕,眸光轻倪着纪少醒,他知道纪少醒指的什么,沈盛鸿有两个徒弟,无非就是说,他会顾忌名北骜那边的关系,就算名老没有要名凝知道基金会组织的事情,可是他做事情又什么时候会反悔,他坚定的口气冷淡的说道:“你先按照我的做,其余的我来!”
纪少醒耸耸肩便扬起一丝兴奋,大老板都这样说了,他当然无所谓,因为让他全盘操控一个价值3,4亿美金的尾数,他当然是可以的,而且这很有趣的毁灭打击,这会多少人跳楼!!!
(抱歉,疫情期间,我又在上海,每天都很苦恼,更新的慢一点,这边环境都封闭了快一个月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坚持下去,总之每天都很烦恼,既然是我设定好的故事,无论到最后会是什么样的故事发展,我都会坚持下去,一定会把这个系列的故事早点完善掉!这是给我自己的警戒!也是给读者的承诺!每一个故事在我心里它都有千变万化的可能,我不想写直白的爽文,那不是我的东西,我想表达可能跟别人不一样,也许过程会很长,因为虐文已经很少被现代网络文触碰了,可我还是想在这条路上继续行走,哪怕我会很孤单,哪怕编辑会不理解,那也是我的心意啊,我想记录每一天坐在电脑前,打开写的心情是怎样的,不想忘记写文时候的那种心情,将会融入我生命里的这段时光会很难忘,我也想每天坐在电脑前,传达的东西会是不一样的精彩!谢谢你们的支持,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