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退婚夜,女帝反撩了豪門病嬌 起點-第56章 我想跟阿陵結婚展示

退婚夜,女帝反撩了豪門病嬌
小說推薦退婚夜,女帝反撩了豪門病嬌退婚夜,女帝反撩了豪门病娇
虞飞鸿意味深长的看了庄凉一眼,这臭小子一会儿管自己叫叔叔,一会儿管自己叫伯父?都踏马的什么意思?
“叫叔叔就叫叔叔,叫伯父就叫伯父,不要一会儿给我换一个称谓!”虞飞鸿带着几分情绪道。
庄凉赶紧作出一个虚心受教的样子来:“是是是,伯父你说的对!”
“怎么就叫上伯父了?”虞飞鸿很是有几分不开心。
“因为一开始我看到伯父的时候以为你比家父小很多岁,毕竟你看起来可比家父年轻很多,但后来庄叔跟我说家父比你年纪小六岁,所以……”
“你爸有这么年轻?伪造出生年月日了吧?”虞飞鸿其实一直都知道自己和庄凉父亲的年纪,可这伪造出生年月日的梗就算是庄凉父亲就在这站着他也要这样说。
因为这就是专属于庄凉父亲的梗,他从小说到大的。
那小子从小就比他长得着急!
“这……”庄凉选择不搭腔。
夜雨寄北 小說
“其实有件事情我想跟伯父聊一聊,不知道伯父现在是否方便?若是不方便……”
“我若是不方便你就不聊了吗?”虞飞鸿白了庄凉一眼。
年纪轻轻的性子直接一点不好吗?非要这般曲曲折折弯弯绕绕的。
“您若是现在不方便,那侄儿我只好明天再看了,若是您明天还是不方便,那我就继续等,我相信金城所致金石为开,伯父总有一天会方便的!”
“你这小子倒是有两下子,难怪不得我家虞陵会被你拐走!”虞飞鸿不得不多看了眼前的庄家小子两眼。
这多看的两眼竟然一眼比一眼顺眼!
庄凉不敢造次也不敢僭越,只能规规矩矩的笑笑,然后跟着虞飞鸿进入他的房间。
这不得不说啊,面对王奶奶的时候就是需要像虞飞鸿这样嘴甜会叫姐姐的,你看看虞飞鸿的房间,俨然豪华的不像话。
什么设备都齐全,而庄叔的房间却连窗户都很小,房间以及房间的厕所也跟这没法比。
“随便坐,有什么话就尽快说,听你说完我就要去睡觉了!”虞飞鸿有几分不耐烦的开口。
庄凉也不再拐弯抹角了,直接就开门见山。
“我想要跟阿陵结婚!她说过要对我负责的······”
“噗……你说什么?”虞飞鸿好像没听见对方说的话一样,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又问了一句。
“我想……”
“你不要说了,我不想听!”虞飞鸿痛心疾首。
这泥炭的才认识几天啊,就想要直接将女儿从自己身边赶走了,这个强盗,这个不要脸的臭小子!
“伯父……”
“你给我出去,我今天晚上不想见到你!”庄凉的话语还未说完,就已经被虞飞鸿的逐客令打断了。
“如果不是我,也会有别人,若是跟阿陵结婚的是别人,伯父你能放心吗?更何况我们早就拥有婚约。”
“我有什么不能放心的?你以为你是谁呀?我家虞陵人美心善能力强,难道不比你这个废材强?”
小老头吹胡子嘴硬,“还有啊,咱家闺女不是跟你退婚了吗?你这体弱的身子骨,肯定不行!”
“我说的不是能力的问题,更不是以为这世界就不会再出现一个喜欢阿陵比我喜欢她更深的人,我想要跟伯父你说的是,阿陵已经爱上我了,虽然她可能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但我可以感受到她是真的爱上我了!”
庄凉一字一句,口口声声都在诉说着虞陵对他的心意,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这个时候虞飞鸿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了。
他简直不敢置信一个人竟然能做到如庄凉这般不要脸。
黄口小儿张口就胡言乱语,尽给自己的脸上贴金,简直不知所谓!
“阿陵对感情的迟钝我不相信伯父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更加不相信伯父真的愿意做那一个棒打鸳鸯的法海,所以还希望伯父可以成全我们!”
庄凉步步紧逼!
虞飞鸿心里无奈,他并不是想要反对,也不想做法海,毕竟两个人的婚约早就订下了,就算虞陵前些日子那般反对都无济于事,他现在说要反对也是不可能的。
他心里不爽,面上绷着,全然是因为在这里看到了庄凉。
最终死鸭子般说了一句:“那好吧!这得看闺女的意思。”
网上众人虽然攻击的是两个人,但是可能因为这个社会风气不行,大家抨击更多的,辱骂更多的害死虞陵。
甚至都有人敢在路上对虞陵下手了,却没有敢对庄凉说话太过,敢对庄凉下手,这难道不是因为大家仇女心态严重,对男人更加的宽容吗?
坐酌泠泠水 小说
但凭什么庄凉可以得到众人的宽容?而自己的女儿却不能?十分的怒火发泄在两个人的身上,若是不能做到一人五分,那对另一个人总归是不公平的。
换言之那个受到伤害更多的,是不是也可以说是被另外一个人害的?
“你先走吧,我今天晚上是真的累了,不想讨论这件事情,更何况我个人觉得你们的这种情况,这些话语应该你的父母来跟我说,而不是你来!”
虞飞鸿到底还是软了态度。

庄凉点点头,心下了然,也不再步步紧逼。
打过招呼之后,他也就识趣的离开了这间屋子。
在虞飞鸿的门口又站了一小会儿,想了想事情之后,庄凉才去了虞陵的屋子门口。
招呼了晚安,最后来到了庄叔的门口。
“少爷,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庄叔显然也是没想到自家少爷会这个点还来找自己。
庄凉的神情看似温柔,但浑身却散发着一股冰冷的寒意。
庄叔从小看着庄凉长大,这人撅个屁股他都能知道他会放什么屁,这一刻自然也是知晓自己的少主是来找自己算账的。
“虞陵一定会是庄家未来的女主人,所以今日我希望会是最后一次!”
庄凉点到即止,庄叔却是完全听懂了。
赶紧点头,并且解释道:“我明白,我以后都会将她当成自己的女主人来看待,今日的冒犯不过是因为我还气愤上次去虞家提亲的场景……”
“那日她做的也没错,若我当真再无任何未来可言,我也绝对不会强行让她履行婚约,一定要将她绑在自己的身边!”
峰 上
“这……少爷,你果然可以重新开始修炼了吗?”庄叔读懂了庄凉话语中的隐藏点,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
“这都多亏遇到了阿陵,不然我还是过去的那个我!”庄凉温柔的开口。